<mark id="jftl5"></mark>

    <i id="jftl5"><form id="jftl5"><menuitem id="jftl5"></menuitem></form></i>
      <b id="jftl5"></b>
      <font id="jftl5"></font>

      <rp id="jftl5"></rp>

        <sub id="jftl5"><ruby id="jftl5"><form id="jftl5"></form></ruby></sub>

        作者:中國工商 楊川


        如今的周善紅雖然是全國人大代表、全國勞動模范、江蘇萬順集團董事長,但骨子里他還是當年的那個“泥腿子”。因為他全部的人生智慧,都體現在一個“量”字上:經營之道,他講求量體裁衣;財富之道,他秉承量入為出;為人之道,他注重量己審分。


        萬順集團董事長、全國人大代表周善紅


        說周善紅是農民,一點沒錯。他是揚州江都丁溝人,一個從里下河鄉間道路走出來的地地道道的農家子弟。

        周家兄弟姐妹6個,周善紅在家連溫飽都不知如何解決。1986年高中畢業后,不甘心一輩子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周善紅遠赴山東打工,當上了一名鈑金工人。

        其實,翻看周善紅同年代的民營企業家履歷,你會發現很多共同點:都能吃苦、善動腦、有膽識。但周善紅與其他成功企業家也有不同,面對記者采訪,他沒有展現游刃有余的豪情,而是直言自己“做企業已經竭盡全力”。


        他的經營之道:量體裁衣

        從出道之初,周善紅就一直與汽車配件打交道,這些年來,企業越做越大,他對自己要求也越來越高。在很多人搞金融、房地產的瘋狂面前,他清醒地認識到:自己不是那個專業,就不能吃那碗飯。

        周善紅的創業歷程相對簡單。當初,周善紅選擇北上山東學鈑金工時,他的目標是掙夠5萬元,能回家蓋座房子娶個媳婦。鈑金工就是敲汽車殼子,既要體力好,又要腦子靈活。只有體力,只能揮榔頭,永遠打下手;只有靈光的頭腦,也沒人要,因為人家不養閑人。

        幸運的是,周善紅二者兼備,既有一個健康的體魄,能吃苦又耐勞,還有一個思維敏捷的大腦。俗話說,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短短兩年,周善紅把別人聽歌跳舞、喝茶打牌、飲酒聊天的功夫用在獨自看書、思考問題上。鈑金技術來不得半點虛假,周善紅在工作實踐中解決克服了一個個疑難雜癥,慢慢在當地的鈑金行業小有名氣。他也從心坎里深深愛上了鈑金這個行業,并升騰起一個夢想:自己當老板!

        1994年,他果斷出手,拿出自己的全部積累,加上多方籌措資金買下了濰坊一家瀕臨倒閉的外資汽車配件廠,走上了出資合股、掛靠大企業的發展之路。隨后,他又打出一套漂亮的組合拳:出資加入北汽福田股份有限公司,投資1800萬元生產汽車配件;出資2600萬元兼并成立蘇州宏原機電制造有限公司。就這樣,周善紅用15年時間完成了從拿榔頭的鈑金工到閃耀的商海新星的靚麗轉身。

        2000年,作為揚州“鳳還巢”第一人,周善紅回到家鄉投資1億多元組建了萬順集團。

        企業駛上了發展的“快車道”,一路的艱辛讓周善紅把“根”扎在泥土更深處。他時常在公司董事會上講,如果當初不是一批家鄉的農家子弟鐵著心跟他“打天下”,他就不會有今天的成就,就不會有萬順集團的現在。正因如此,周善紅在公司立下一條規矩:業務再怎么拓展、產業再怎么調整、技術再怎么創新,吸納農村勞動力最多的汽車技術勞務板塊始終不能丟。

        縱觀周善紅的創業之路,你會發現,他把“量體裁衣”這個傳統幾乎原原本本繼承下來,每一步,都是根據自己身量大小來客觀定制,既沒有提前“黃袍加身”,也不會“捉襟見肘”。正應了那句老話:“衣服合不合身,皮膚和關節最清楚?!?/span>


        2016年元月在寧德壽寧縣下黨村慰問扶貧


        他的財富之道:量入為出

        萬順集團發展到今天,周善紅的財務成本依然為零。也就是說,時至今日,他沒有貸過一分錢。面對記者驚訝的表情,他依然一臉憨厚的笑容,堅定地表示:“我也不會上市?!?/span>

        有多大的能力就做多大的事,還是農民的思維。但這也是周善紅值得欽佩的地方。

        前幾年,面對風起云涌的房地產市場,有企業家甚至政府官員或暗示,或邀請周善紅投資房地產,可他都斷然拒絕了。周善紅說:“對于一個傳統制造業企業,投資其他行業,最大的風險來自于一旦投資陷入泥潭,必然連累主業?!彼?,他全部投資經營活動,追求的都是滾雪球方式。

        近年來,萬順集團加快了技術創新和產業結構調整的步伐,創建了“企業院士工作站”,組建了“江蘇省汽車電子控制工程研究中心”等3個省級研發中心,每年投入近億元研發高新技術產品,業務遍及國內汽車、石化、防腐工程安裝等行業,集團年銷售規模突破50億元,多次進入全國民營企業500強。

        量入為出不是摳門。周善紅告訴記者,萬順集團用于技術創新的投入幾乎達到銷售額的2%。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但周善紅認為值。他說:“無數制造業企業破產倒閉的例子告訴我們,沒有產品的日新月異就沒有企業的百尺竿頭?!?/span>

        伴隨著其他高附加值業務板塊的發展,周善紅始終沒有放棄“薄利”——主要吸納農村勞動力的汽車技術勞務板塊。因為在周善紅看來,在量入為出的前提下,薄利也是利。況且,在萬順集團現有的18000多名員工中,60%以上是江都、高郵、廣陵等地區的“泥腿子”。按人均年收入8萬元計算,萬順集團每年為農民“增收”1億元。用周善紅的話說,“利義兼顧,何樂而不為!”

        不過,意外收獲是,這批“泥腿子”還迅速成長為優秀的企業管理者。丁溝農民徐國祥進入萬順集團后,在周善紅的身傳言教下,帶領1100多名農民工給南京長安公司做勞務。因為突出的工作表現,得到南京長安公司的充分肯定,進一步提升了萬順集團的市場美譽度。


        2016年元月3號去寧德壽寧縣下黨村慰問扶貧


        他的為人之道:量己審分

        周善紅有一個極其樸素的“發展觀”,那就是讓萬順集團成為一家有責任有擔當的企業,為社會作出更大的貢獻。

        這是因為他始終忘不了自己當初為什么選擇出去打工。生于上世紀60、70年代的人,最不能忘懷的就是年少時吃不飽的感覺。

        隨時省思自己,不忘自己的本分。周善紅骨子里的農民情結濃得化不開。為此,他付出更多。

        2016年12月31日,“萬順之夜·大型公益圓夢行動”——大型音樂舞蹈詩《大運揚州》在揚州大劇院舉行。這是江蘇萬順集團攜手揚州報業傳媒集團、揚州市文廣新局為廣大市民送上的精美文化大餐。

        為了幫助鄉親致富,周善紅常年輾轉大江南北,在四川、陜西等地創立了5個勞務基地,帶領出去的農家子弟平均每人每年為家庭增收6、7萬元。

        周善紅設立了“萬順救助基金”,每年注入上百萬元,用于救助貧困學生以及孤寡老人和特困戶的生活,每一個孤寡老人、每一個特困家庭他都親自登門慰問,多年來他救助的困難學生、重大病人、突發事件的受害者達50多人;關心民生,捐資幫助家鄉修路造橋,2009年底,家鄉丁溝鎮重建丁溝大橋,周善紅主動捐款160萬元,并號召集團高層管理人員向鎮政府捐款,捐款總數達260萬元。

        他熱心公益活動,2002年出資120萬元獨家贊助中國江都國際民間歌舞大賽;2003年出資80多萬元贊助中國江都花卉節。幾年來,周善紅在慈善事業和公益活動上捐助資金數達3000萬元。

        周善紅發現,現在農村青壯年勞動力基本上都出去打工了,留下了一些“3860”部隊留守家中。于是,他出資200多萬元,在丁溝丁東村、騰飛村租賃土地100畝,主要種植有機蔬菜、花木、養殖雞鴨等,讓周邊老人婦女有力所能及的事情做,為家庭增加了一筆收入,同時也讓集團員工吃上“放心菜”。

        “想不到我這么大歲數了,還能像城里人一樣拿到固定工資?!蹦杲哐拿蠌V安老人感慨萬千。

        目前,周善紅響應省扶貧辦的號召,計劃在江都郭村鎮成立現代有機農業基地,充分挖掘當地生態資源優勢,規模發展有機農業,帶動這個“紅色鄉鎮”的農民在全面小康的道路上加快步伐。

        2014年“兩會”上,周善紅與同是全國人大代表的福建省南安市梅山鎮蓉中村黨委書記李振生閑聊時,得知福建壽寧縣下黨鄉下黨村是國家級貧困村,便當場決定將該村作為自己參與扶貧工作的重中之重。下黨村山清水秀、空氣清新濕潤,非常適宜茶葉生長,但由于交通、銷路等制約,當地農民種茶積極性不高。于是,周善紅提出“種植先行、項目引領,商貿推進、強村富民”的發展思路,從梳理恢復茶園入手,一方面投入大量資金建設成片“愛心茶園”基地,另一方面利用自己的人脈資源,多方聯系其他愛心企業前來認租茶園。有了投入和銷路,下黨村茶園面積迅速擴大,每畝效益也從過去的2400元提高到6000元左右,僅此一項就為當地農民每年增加純收入200萬元。

        2016年12月6日,在全國總工會組織的勞模企業家參與精準扶貧工作座談會上,周善紅代表萬順集團與陜西省富平縣政府簽訂合作協議,結對幫扶該縣老廟、到賢、曹村三個鄉鎮摘掉貧困的帽子。會議一結束,周善紅就帶著公司骨干深入到這幾個貧困鄉鎮,走村入戶,探尋精準扶貧之策。

        當地花椒等經濟作物種植面積較大。同時,由于當地護山育林,原來從事石灰巖開采的農村勞動力大量富余。為此,周善紅決定,下好“三步棋”,實施精準扶貧——

        第一步,在老廟幫助成立花椒農業合作社,以“合作社+農戶”的形式,推動當地花椒規模種植,再投資興建一個花椒油廠,對花椒等農產品進行深加工,僅此一項可實現每畝花椒種植增收1500元。

        第二步,初步投資350萬元,進行紅色旅游資源綜合開發,預計每年可為當地帶來旅游收入200萬元。

        第三步,成立勞務輸出公司,未來幾年組織當地超過2000名農村富余勞動力到萬順集團學習培訓、就業,按每人每年純收入3.5萬元計算,可為當地農民增收7000萬元。

        “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萬順集團,沒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沒有萬順的一切。而我又是全國人大代表,是一名黨員,不忘初心,就是盡我所能,努力帶動更多的人致富?!?/span>

        周善紅如是說。

        潘保春:打造中國智能家居第一品牌
        陳慶林:視野無垠

        上一篇:

        下一篇:

        周善紅:善于思量的人生更有價值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国产乱A片真实在线观看
        <mark id="jftl5"></mark>

          <i id="jftl5"><form id="jftl5"><menuitem id="jftl5"></menuitem></form></i>
            <b id="jftl5"></b>
            <font id="jftl5"></font>

            <rp id="jftl5"></rp>

              <sub id="jftl5"><ruby id="jftl5"><form id="jftl5"></form></ruby></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