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p7vdz"><address id="p7vdz"></address></p>

<dfn id="p7vdz"><listing id="p7vdz"><i id="p7vdz"></i></listing></dfn>

    <font id="p7vdz"></font>
    <em id="p7vdz"><sub id="p7vdz"><thead id="p7vdz"></thead></sub></em>
      <thead id="p7vdz"><dfn id="p7vdz"><ins id="p7vdz"></ins></dfn></thead>
      <mark id="p7vdz"></mark>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資本大佬傅軍最為艱難的歲月,或在2020年。

      2019年最后一周,傅軍的危機被引燃,因為2.8億元同業拆借款逾期未還被湖南出版財務告上法庭。

      此事還在發酵。12月26日晚間,傅軍的資本運作平臺新華聯控股所持A股公司宏達股份股權被司法凍結。

      創業30年,傅軍打造了涵蓋文旅與地產、礦業、石油等多個產業,總資產超千億的大型現代企業集團,企業綜合實力連續15年躋身中國企業500強和中國民營企業100強行列。

      然而,長江商報記者發現,歷經急速多元化擴張等因素,傅軍早已危機重重,其重要資產——新華聯文旅轉型不及預期,經營業績大幅下滑,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凈負債率已高達224.28%。

      新華聯控股的業績也在下滑。今年前三季度,新華聯控股凈利潤為13.64億元,同比下降30.87%,其債務較年初增加近90億元,達588.96億元。至今年9月末,資產負債率升至69.79%。

      同時,傅軍的投資頻頻踩雷,其投資的樂視、ofo等均告失敗,14億港元接盤唐軍(派生科技實控人)的你我金融陷入停滯。

      或許,傅軍早就清醒地意識到危機,并進行資產收縮。截至目前,其僅減持北京銀行股權就“回血”約60億元。新華聯控股還計劃將寧夏銀行第二大股東和大興安嶺農商行第一大股東拱手相讓,轉讓底價18.04億元。

      不過,危機仍未解除。截至目前,傅軍通過新華聯控股共計持有8家A股公司,其整體股權質押率高達99%。

      2.8億同業拆借引爆危機

      上市公司的一份訴訟公告,暴露了傅軍的財務危機。

      12月23日晚,中南傳媒公告,稱其收到控股子公司湖南出版財務公司涉及訴訟的相關材料,事涉新華聯控股財務公司的兩筆同業拆借業務。

      根據公告,今年11月25日、26日,新華聯控股財務公司與湖南出版財務公司分別成交一筆線上同業拆借業務,合計成交金額為3億元。兩筆款項到期日為12月2日、3日。12月5日,新華聯控股出具承諾函,2019年12月20日前及2020年4月30日前各償還本金1.5億元,新華聯控股承擔不可撤銷的連帶責任。

      根據起訴書,12月13日至20日,雙方持續溝通協商,到12月20日,新華聯控股財務公司僅歸還2000萬元本金及256萬元利息,仍欠2.80億元。湖南出版財務公司向法院提起訴訟并申請財產保全。

      從目前公開信息看,新華聯控股仍未償還這筆債務。

      12月26日,A股公司宏達股份發布公告稱,持有公司9.62%股權的重要股東新華聯控股所持公司全部股權被長沙市人民法院司法凍結。盡管公告未披露司法凍結股份原因,但市場將其與上述新華聯財務公司債務聯系在一起。

      官網顯示,成立于1990年的新華聯集團,總資產超過1300億元,年營業收入近千億元,年納稅超過50億元。去年,傅軍以320億元身家躋身2018年胡潤百富榜第82位,今年后退至第93位。

      總資產1300多億元、年營業收入千億元,如此大的現代企業集團竟然連2.8億元借款無力償還。由此說明,傅軍的財務危機爆發。

      其實,傅軍缺錢早有跡象。

      公開信息顯示,今年5月,耗時近三年的萬達電影,終于如愿以105.24億元價格拿下萬達影視95.77%股權,除北京萬達投資、莘縣融智興業等萬達系股東“輾轉騰挪”外,華策、泛海股東紛紛退出,但新華聯控股及其控股股東長石投資仍合計持有3.18%股權,為萬達影視第二大、第三大股東。

      到了8月30日,大連一方入股萬達影視成為其二股東之時,新華聯控股與長石投資均已退出。

      新華聯曾被喻為萬達電影重組萬達影視的“釘子戶”,突然撤退,市場曾將其解讀為,傅軍缺錢了。

      此外,作為傅軍旗下重要的地產資產,新華聯也出現負債率上升。截至今年9月末,有息負債259億元,凈負債率升至224.28%。

      12月26日,上市公司新華聯書面回復長江商報記者稱,公司不存在經營與財務風險。

      多元化杠桿擴張埋雷

      新華聯控股的財務危機,一定程度與其多元化杠桿擴張密切相關。

      公開消息稱,2017年10月20日,傅軍在杭州西溪喜來登大酒店舉辦的新華聯集團總經理高級培訓班會議上提出,到2025年實現總資產和營業收入均超過2000億元的目標,并爭取進入世界500強。

      今年10月9日,傅軍在四川成都舉行的“全國工商聯主席高端峰會懇談會”上表示,未來三年,新華聯將在四川至少投資200億元,主要發展三大項目,包括閬中古城的旅游項目,廣元曾家山旅游項目,以及合作開發溫泉度假項目。

      兩則消息透露出傅軍的豪氣與果敢。

      1957年出生的傅軍有著不少傳奇經歷:18歲高中畢業進入政府部門工作,23歲當上茶山嶺公社黨委書記,26歲成為醴陵市外貿局局長,30歲出任湖南省工藝進出口集團副總經理。

      1990年,33歲的傅軍下海,在自己熟悉的進出口貿易領域賺得第一桶金。

      1992年左右,傅軍進軍房地產,同時四處出擊,收購陶瓷廠、投資東岳化工、合資長豐汽車、代理五糧液“川酒王”,涉足陶瓷、化工、汽車、酒業等眾多領域。

      傅軍的第三步是資本運作。2003年至2007年,新華聯國際成功借殼實力中國、東岳集團成功登陸港交所。此外,新華聯集團參股的長豐汽車在A股上市、皇城集團在馬來西亞上市。2011年,新華聯成功借殼圣方科技登陸深交所。

      值得一提的是,新華聯在借殼上市之時,還得到了資本大佬史玉柱、盧志強及科瑞集團掌門人鄭躍文的鼎力相助。

      隨后,傅軍持續推進產業與資本擴張,產業版圖不斷擴大。截至去年底,旗下全資、控股、參股企業100余家,其中包括12家控股、參股上市公司,擁有“新華聯文旅”“東岳制冷劑”“金六福酒”“華聯陶瓷”“新華聯喜陽陽”“香格里拉·藏秘”“紅官窯”等十余個知名品牌。

      在多元化征程中,傅軍也加入了杠桿。新華聯借殼上市后,從2012年開始,新華聯控頻頻質押新華聯股權進行融資。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在二級市場上,傅軍以借股權質押融資頻頻進行資本運作,入股、質押、再入股、再質押,進行杠桿式循環擴張。

      多元化杠桿式擴張,幫助傅軍攻城略地,實現了產業版圖急劇擴大的同時,也埋下了資金鏈緊繃的地雷。一旦一個鏈條斷裂,極易出現資金鏈斷裂風險。

      高比例質押風險一觸即發

      在宏觀經濟增速放緩之際,高速擴張的傅軍風險來臨。

      今年以來,傅軍旗下產業盈利能力大幅下滑。

      新華聯2012年就想向文旅方向轉型,但至今營業收入主要靠賣房,且凈利潤依賴投資收益。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凈利潤1.63億元,同比下降46.64%。

      作為母公司,新華聯控股實現325.24億元,較去年同期的310.59億元增長4.72%,而凈利潤為13.64億元,較去年同期的19.73億元下降30.87%。港股方面東岳集團也面臨著近三年來首次營收凈利雙降。

      近兩年,傅軍投資踩雷不斷。

      除樂視、ofo等知名失敗案例外,新華聯控股還曾投資互聯網金融公司,均以失敗告終,尤其是投資唐軍旗下資產,更是損失慘重。

      公開資料顯示,新華聯控股曾入股派生集團、小黃狗,新華聯控股旗下的新思路文旅曾以14億港元接盤唐軍的你我金融。隨著互聯網金融行業逐漸走向規范,唐軍被立案調查而被捕,傅軍向派生系的投資基本上打了水漂。

      如今,傅軍的財務壓力凸顯。新華聯控股資產負債表顯示,截至今年9月末,公司債務高達588.96億元,較年初的499.50億元增加了89.46億元,其財務費用高達29.71億元,同比增長7.50億元。期末,其資產負債率為69.79%,較年初的69.41%上升0.38個百分點。

      傅軍正在千方百計回籠資金。今年上半年,新華聯控股減持了北京銀行4.86%股權,套現約60億元。去年,新華聯控股曾持有清水源7.14%股權,今年上半年完成清倉退出。

      此外,從去年開始,新華聯控股就掛牌出售所持的寧夏銀行13.53%股權和大興安嶺農商行18%股權,合計轉讓底價接近18億元。目前,該筆交易尚未完成。

      除了經營及償債壓力外,傅軍還存在爆倉風險。

      長江商報記者逐一查詢,截至目前,傅軍通過新華聯控股合計持股8家A股公司,除了新華聯外,其他的分別為北京銀行、宏達股份、遼寧成大、道氏技術、賽輪輪胎、科達潔能、宏達股份,持股比均不超過10%。入股這些公司的途徑,大部分是參與公司定增,而包括遼寧成大在內,則是通過二級市場舉牌。

      根據三季報披露,新華聯控股對上述公司的股權質押率最高達100%,最低的是新華聯,也達97.70%。整體而言,質押率超過99%。

      如今,道氏技術、科達潔能、遼寧成大、新華聯等,在二級市場上表現不佳,尤其是新華聯,12月初以來,其股價從5.22元/股一路下跌至4.04元/股,跌幅達22.61%,市值蒸發超22億元。

      經營、財務、股權質押三重危機之下,自稱“大膽”“敢賭”的傅軍,能順利渡過危機嗎?


      民營體檢三巨頭快意恩仇:從“三國殺”或走向“一家親”
      天士力剝離高負債資產聚焦醫藥工業 主力遭遇天花板

      上一篇:

      下一篇:

      新華聯危局:傅軍資金鏈緊繃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国产乱A片真实在线观看
      <p id="p7vdz"><address id="p7vdz"></address></p>

      <dfn id="p7vdz"><listing id="p7vdz"><i id="p7vdz"></i></listing></dfn>

        <font id="p7vdz"></font>
        <em id="p7vdz"><sub id="p7vdz"><thead id="p7vdz"></thead></sub></em>
          <thead id="p7vdz"><dfn id="p7vdz"><ins id="p7vdz"></ins></dfn></thead>
          <mark id="p7vdz"></mark>